出版日期: 2022年11月30日 星期三   今日天气: 新闻热线:0571-87231202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朗读 
从1岁半到12岁 6名“短肠宝贝”“浙里”新生


11月14日傍晚,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庆春院区6号楼13层病房门口,一片欢声笑语。6名“好新肠宝贝”和他们的爸爸妈妈,又开心地聚在一起。
今年以来,由浙大一院党委书记、我国著名器官移植专家梁廷波教授与结直肠外科及小肠移植中心主任吴国生教授联合主刀,相继为“短肠宝贝”开展了一系列小儿小肠移植手术,6个家庭也因此重获新生。
长在姑姑背上的宝宝
可以在小区跳广场舞了
3岁半的健健(化名)来自云南昆明,这个2019年4月出生的男娃看上去只有2岁大,身高不到90cm,体重不足20斤。出生当天,他吃奶就吐、腹胀、解不出大便,经检查后确诊为“先天性小肠闭锁”,这是一种先天性肠道发育异常、消化道连续性中断的消化道畸形。
在当地医院做了多次手术,健健的情况仍没有起色。小肠切除、肠造瘘、肠延长手术……一次次治疗下来,夫妻俩抵押了房子、卖掉了车,为了不中断经济来源,只能委托姑姑留在医院照看健健。身边没有了爸爸妈妈照顾,健健病痛或哭闹时,喜欢趴在姑姑微驼的脊背上寻找慰藉。
今年8月,家人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来到浙大一院小肠移植中心。吴国生教授十分同情这个幼小生命的不幸遭遇,经过仔细检查分析,认为小肠移植是最有希望让健健重获新生的手段。在浙大一院党委书记梁廷波教授的带领下,在医院多个学科的通力协助下,健健妈妈捐献出2.1米的小肠,移植团队顺利将这“2.1米的爱”移植到宝宝身上。
手术的结果令人欣喜,妈妈捐出的小肠和宝宝残余小肠吻合得非常好,手术非常成功!在医护人员的精心照料下,1个月后,几乎没迈出过医院大门的健健平安出院了,现在他能迈着轻快的步子陪姑姑跳广场舞了。
1岁半宝宝小肠移植后重获新生
刷新亚洲移植新纪录
“宝宝各项身体指标持续好转,没有急性排斥迹象。看着他一天天康复,说不出的开心!”每天查房,吴国生教授都会抱抱1岁7个月的晨晨(化名),护士阿姨们也格外喜欢这个爱笑、安静、听话的“毛毛头”。
他是浙大一院小肠移植中心接诊的年龄最小患者,来自陕西渭南,2021年底,还不满周岁的晨晨因“肠梗阻、肠套叠”出现大面积小肠坏死,几次切除坏死肠道的“保命”手术下来,晨晨的小肠仅剩10cm。
幼儿小肠移植手术像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小肠移植中心数十位医护人员参与其中,从构想、准备到并肩作战。经过充分评估,妈妈捐出2米小肠供给晨晨。专家团队在高倍外科显微镜的帮助下,用肉眼几乎看不到的超细缝线,两条原本属于不同主人的血管在巧夺天工的显微外科技术下融合成一个整体,晨晨的肠道红润起来,宣告着新生的到来!
全球儿童小肠移植
占小肠移植总数的一半以上
小肠移植是治疗不可逆性肠功能衰竭的重要手段,过去30多年,全球共完成各类小肠移植手术4000多例。经过20多年的不懈努力,吴国生教授领衔的小肠移植团队已初具规模,累计完成小肠移植手术逾百台。近3年,每年亲体小肠移植和自体小肠移植手术例数全球第一,移植效果良好。最近,吴国生教授为第一作者的2篇有关小肠移植的研究论文在国际外科顶级刊物《外科年鉴》(Annals of Surgery)和《美国器官移植杂志》(American Journal of Transplantation)上发表,引起国际关注。
吴国生教授介绍,国际上所有小肠移植病人中,儿童移植占到一半以上。引起小儿肠功能衰竭或短肠综合征的常见原因包括肠扭转肠坏死、先天性小肠闭锁和发育畸形、坏死性小肠结肠炎等。另外,遗传性基因缺陷或突变造成小肠上皮和绒毛发育异常,神经节缺失引起的先天性巨结肠同时伴有小肠功能障碍也并不罕见,应引起重视。
多年来,浙大一院在小肠移植领域勇于开拓、科学创新,治疗效果显著,从全国各地前来杭州咨询小肠移植的病人络绎不绝。浙大一院正在打造国际一流的小肠移植与康复中心,以科研带动临床工作,办成全国最大的小肠移植临床和科研基地。吴国生教授率领的团队将在先前成功经验的基础上,继续探索新的治疗策略,包括新型手术方式的应用,免疫耐受方案的研究等,力争在小肠移植领域走在世界前例,造福广大患者。
(江晨)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 浙江玖园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提供技术服务 0571-85358819